loading

日本遗产梗概

连接猪苗代湖・安绩疏水・安绩开拓的梗概

 明治维新后,大久保利通为了推进对武士的救济和借助新产业实现近代化,对开拓安积地方抱有宏大的梦想。壮志未酬而中途倒下的他的梦想,由于【安积开拓▪安积疏水疏浚事业】的完工,实现了从位于郡山西面高地的猪苗代湖的引水工程。

 横贯奥羽山脈的【一条水渠】 凭借外国的最新技术,集结了本地和全国的人才,物资,技术,克服了重重困难最终得以完成。不仅治理了猪苗代湖水害,进一步丰富了大米、鲤鱼等食文化,进而借助水力发电带动了纺织等新兴产业的发展。

 开拓未来的【一条水渠】,催生了与和谐多样性共生的风土,伴随着开拓者对未来梦想的樱花,至今仍然在当地被人们继承。

开拓未来的【一条水渠】日本遗产 ―大久保利通“最后的梦想”与开拓者的轨迹  郡山・猪苗代―

图片

猪苗代湖

流不到安绩原野的令人憧憬的湖泊

猪苗代湖位于郡山(安绩地方)西方的高地(海拔514m),水源丰富,是一个水面如镜映照出蓝天的美丽湖泊。从江戸時代开始,郡山就存在着【引猪苗代湖之水入安绩平原】的构想。干旱的原野一望无际,人们围绕着水源时常发生争执,借助燃放烟花进行求雨和祈祷丰收。但是,猪苗代湖之水只流往西侧,位于耸立着奥羽山脉东侧安绩平原却无法得到任何恩惠。再加上水利工程的问题,疏水开凿工程一直是梦想。

02

图片

身穿洋服的开成社员

大久保利通,在安绩之地追梦

日本的明治維新引发了前所未有的通往近代化的变革。明治4年(1871年),岩仓使节团为了推进近代化,在欧美诸国进行了长达大约1年零10个月的实地考察。面对欧美的发展,使节团自愧国力不如。为了储备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,提出了【富国强兵】的口号,痛感应该迅速推进培育新兴产业的【殖产兴业】。在使节团中,后来成为福岛县令的安场保与内务卿・大久保利通也是成员之一。而安场保对安积平原的开拓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。他们确信,只有开拓和振兴产业才是发展的源泉。为此安场先行回国,立即开始着手福岛县的开拓计划。

明治6年(1873年),为了响应福岛县开拓计划的地方富豪们成立了【开成社】,正式着手开拓计划。在计划中的开拓地整备了灌溉用的湿地,引种了葡萄等外国果树,采用了新式的西方农具和近代化的西方耕种方法。因此农作物收获量和人口的大幅增加,随之又诞生了新村。

此外,开拓事务所所在地的【开成馆】,是当地工匠以日本【锦绘】为基础模仿西洋风格建成的具有象征意义的建筑。与此同时,开成社的成员身穿洋服,积极地吸取西洋文化,锐意推进开拓事业。在此,让人感受到当地人不拘泥于习惯、吸收新鲜事物、融入新生事物的进取气质。

明治9年(1876年),内务卿・大久保为明治天皇的东北巡视提前视察时,对福岛县和开成社推进的官民一体化开拓事业的成功大为感慨。大久保最终决定,在拥有广沃平原的安积先行实施全国试点,推广【殖产兴业】和拯救因改革陷入困境武士的【士族授产】联动计划。之所以做出这一决断,是因为安积位于东西南北的交通要冲、水量丰富的猪苗代湖、以及具有进取气质的开拓者的存在。明治11年(1878年)3月,大久保提交了事业提案,政府据此编制了国家预算。然而,就在工程开始之前,大久保遭到了暗杀。据说,在他遭到暗杀之前,他正在与当时的县令会面,热情畅谈对开拓计划的梦想。

大久保的“梦想”,在开拓者和他的支持者努力下,以明治政府首期的国营水利事业【安积开拓・安积疏水开凿事业】之名得以实现。

03

图片

当时的十六桥水闸

新的挑战、开凿高耸的山脉和时代

明治11年11月,以九州・久留米藩为先,主要从全国9个藩地的旧士族以及其家属约2,000人放下武士刀,前来殖民开拓平原。入植者们在预想困难重重的新天地,作为心灵的依靠,从故乡的神社接受了“分灵”,全力以赴地投入到开拓事业。尤其是为了融合人心,从当时伊势神宫唯一允许“分灵”建成的【开成山大神宮】成为人们的心中圣地。

明治12年(1879年),在大神宮举行了开工式,祈祷前所未有的浩大工程的安全和成功。首先着手的是建设【十六桥水门】。该工程左右着安积疏水的成功关键,用于调整会津盆地和安积平原的水流。令人耳目一新的是在荷兰人工程师约翰内斯·范多恩(Cornelis Johannes van Doorn)的监管下,在我国的疏水设计中初次引进了近代土木工程技术。该设计采用了当时最先进的仪器,基于实测数据进行科学验证,摆脱了以前的经验主义。

根据这些实测数据,证明了即使引水流入安积平原,也不会减少西侧的水量,成功地解决了“水利”这一历来的重大课题。此外,受猪苗代湖泛滥之苦的湖岸住民们得知十六桥水门的治水作用后,路远迢迢地作为义工参加了这一工程。其人数多达500人以上,使得这一巨大工程1年多就得以完成。

水路工程中最大的难关就是开凿奥羽山脉全長长585m涵洞,以便将湖水一气引入安积平原。为此采用了国外的最新技术,包括爆破岩石用的炸药,抽取地下水的蒸汽水泵,以及加固用的水泥等。

此外,从鹿儿岛、大分、东京、横滨、岩手、新潟等全国各地也集中了众多的技术人员。开拓者们在连接安积平原和猪苗代湖的挑战,保证了疏水通水的成功,对后来的那須疏水和琵琶湖疏水工程建設产生了巨大影响。

04

图片

为庆祝安积疏水完工而建立的麓山飞瀑

带来丰润和发展的猪苗代湖、成为“梦想”基础的风土

明治15年(1882年),经过约3年的时间、耗费85万人的人工和当时国家预算约1/3的水渠,总长52.1km、分水渠78km的安积疏水工程终于胜利完工。在通水式上,包括政府要人等多达数万人前来祝贺工程的成功。

安积疏水滋润了大地,原先只有大约4,000公顷的水稻种植面积最大时达到了10,000公顷。产量由大约4,500t大幅增长到10倍以上,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稻米之乡。同时,清冽的流水一年四季地流淌,鲤鱼的养殖也随之兴旺起来。稻米和鲤鱼产量跃居全国市町村的第一位,食文化由此丰富多彩起来。

从明治后期,为了利用疏水的落差发电,集结了当时最高的技术,建设了【沼上发电所」。从那里向远离23km外的郡山输送11,000v高压电力,首次成功实现我国长距离高压输电,震惊了全日本。

水力发电的电力,促进了郡山制丝、纺织等产业的发展。此后,利用十六桥水门,在猪苗代湖西侧又建立了新的发电所,实现了向日本关东地区的送电,当时被誉为世界第三位长距离送电,支撑了近代日本。不仅如此,由于开拓而聚集的人们,为了培养将来的睿智人才,还建立了学校,不久后又设立了银行,开通了铁路。

【安积开拓▪安积疏水疏浚事业】工程,不仅活跃了交通枢纽,同时从全国和世界聚集了人才、物资和技术,更增加了文化等方面的多样性,和谐共生的理念在此地形成并被发扬光大。这些通过农业・工业・商业的飞跃性发展,至今仍被人们承传。构成了大久保利通实现日本近代化这一远大事业的“梦想”基石。

05

图片

樱花盛开的开成山公园

开拓者的理想之花绽放未来

安积开拓事业是从全国各地聚集而来的移住者、技术人员、政府、以及世世代代生活在安积本地的人们共同功绩。当年,福岛县以及开成社在开拓时,在灌溉用大堤上种植了大约3,900棵樱花树。时至今天,那些见证了开拓历史的吉野樱花老树每逢春季,仍然盛开在开成山公园一带的大堤上。

在开成社的社训上有这样一句话:“在我们这一代即便是小小的树苗,不久也会长成参天大树,美丽的花朵,定将为人们带来心灵的平静”。这一望眼未来的初衷,无疑开拓了时代新篇章,时至今日仍然深深扎根于这一土地之上。

01

footer-logo-02